小火车风韵犹存

不以己度人就是最大慈悲。

听见被下结论的时候我并没有反驳,我仅仅沉默告别。我知道的,没人了解你如何。人最擅长就是用自己的想像拼凑出别人是如何的,并且自以为正确。
我不想反驳,只是劳累。
但我并不是你们所以为的那样,你们并不知道我曾经历怎样的人生,也不知道我实际上是哪种人。
悲哀的是,你们以为你们知道。

我也很想被治愈

我觉得我有好多话想说给你听,却变的更加沉默。 我不晓得我爱不爱你,所以只是扯着无边的话题。不靠近核心,永不靠近核心。我想我肯定是不爱你的。因此毕业失去消息后,我也只是,只是想过你果然不爱我。可是我又觉得,曾经有那么一瞬,我真的对你敞开了我的心。
我们生来就是孤独,我实在是太相信这句话了。我也是这句话的最好践行者。
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逛街,一个人看电影,一个人流泪。
我不是看起来孤僻的那种人,我甚至可以对很多人讲,我交朋友从不在乎他逗不逗比,因为都没有我逗比。可能每个引人发笑的小丑面具后面都不是笑容。

我曾说过,除了没有钱这种事,其他人所恐惧的孤单无人倾诉这类事情我都不怕,因为这不过是我生活的常态。 但是,当她能说的出他爱我,他爱我,他爱我,我爱他这种话时,我还是感到深深的寂寞。那寂寞险些能逼出我的泪。天知道我多羡慕那些敢于在别人面前流泪的人,她能逼人正视她的悲伤,并且能肆无忌惮的表达。我做不到,从来做不到,每次安慰我自己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像极了困兽。走不出的死循环。我一直在等人带我离开,可没有人来,等到我不愿意再等。 可那天你来了,隔着层层人海对我微笑。我以为你是骑士。可你不是,你也不是恶龙,你就是我所遇见的所有人一样,只是挺好的过客,仅此而已。 所以有那一瞬为你打开的大门,你错过了,就打不开了。即使你走到半路又一次想要知道门内的光景,虽然我很想将它们讲给你听,将我澎湃的和被许多人划的血淋淋的心剖给你看。可它不要了。